浅兮媚颜 - 7784267 农家俏闺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农家俏闺女 作者:浅兮媚颜

    农家俏闺女 作者:浅兮媚颜

    第八百章:伯言与安月番外七

    “安月!”伯言眸子深了深,唇瓣紧抿,“军营里的苦楚绝非是你能吃的,不说好月本在军营待过,便是北冥夜也一直陪在她的身旁,可你……”

    “可我有你呀!”安月眼里是满满的认真,“若是先生无法顾料到我,我自己也能照顾好自己,好月所能吃的苦我都能吃,请先生莫要拒绝我可好?只要能陪在先生身边我便心满意足了!”

    那双大眼里倒映着他的身影,伯言有心拒绝,可到最后到底只叹了一声,“你何苦呢!”

    “有时候我也暗自羡慕好月与北冥公子的爱情!”安月答非所问,自顾说了起来,“可同甘共苦一同经历许多东西,我虽不如好月,但心底也是希望能有一份能历经磨难之后仍旧完好的感情的……

    先生也许觉着我随军出发是儿戏,是胡闹,可这却是安月下定了决心所要做的事,我只希望能陪在先生身边……”

    安月待他的一往情深,伯言叹了又叹,忽然没能克制住自己,一把将人抱入了怀里来。

    这是二人头一回如此亲密的接触。

    安月在微微诧异之余,却将头更深的埋入了伯言的胸膛里,再伸手环抱住了他的腰身。

    光是瞧着他,还觉着他挺壮的,可如今贴身一环抱,才知晓他宽大的衣袍之下,身形竟是如此的瘦弱。

    第二日一行人出发时,安月到底是随着一同去了。

    好月本是无心再盘旋于战事,但毕竟自己曾经亲口允诺过伯言,那必是要做到的。

    三月十七,伯言等人与大军回合。

    伯言本是游族人,虽有十年不曾踏过故土,但心中仍旧是记得的,故此他来做这个军师,与几位大将一同商议此战要如何打。

    在军营里共计商讨了约莫三日。

    三月二十一,大南十五万大军,由元统带队,往游族出发。

    途径七日,在游族之外的望远山扎营驻寨。

    三月二十三日,由元统亲自带兵,伯言为随性,大南大军正式进攻游族。

    这十五万大军是元统特意挑选出来的精兵,游族区区几万如何能抵抗?

    再加之伯言对游族地势十分熟练,不过在短短的三日之间,便将游族王生擒。

    当游族王见到伯言那一刻,一双眸子遽然睁大,显然不信眼前的人还活着。

    明明当年、当年他已让人拿下了他的首级呀,怎的如今却好端端的出现在了此处?

    好月同元统说了一声,让他将游族王交给伯言处理,而他们则去处理后续事宜。

    偌大的游族部落里,伯言瞧着那绑在了凳上再是反弹不得的游族王,笑得无比邪魅开心。

    他说,“我的族王,想不到有朝一日,你终是落在我的手中了!”

    游族王此时对眼前之事依旧是感到难以置信,连说话都带了些结巴,“你、你没死!”

    “是啊,我没死,我怎么能死了呢!”伯言笑,“我若死了,薛家七十八口人命找谁去复仇?你可知晓这十年来,我过的是何日子么?日日活在了仇恨当中,日日在想着要如何复仇,日日要强调自己不能心急……十年,整整十年,你终是落入我手了!”

    游族王闻言,忽然万念俱灰。

    十年前杀薛家七十八条人命,乃是因薛家的声望高过了他这个部落之王。

    都说功高震主功高震主,他如何忍得一个外姓王爷的声望危机了他的地位呢?

    如此,他便与几个大臣合计,以谋反结党营私之罪,杀害了薛家七十八条人命。

    想来他复仇之事已谋划了十年有余,而自己又落入了他的手中……如何还能生还?

    游族王眼眸一闭,“成王败寇,孤落入你手中如今也无怨言,但你放过我家红儿罢,红儿却是无辜的,这些年来,红儿为了你,从未嫁过人!”

    红儿,游族王唯一的女儿,曾经两家已定过了亲事,若不是出了此事,只恐她已是那时薛凌的妻子了。

    可伯言对她一直没有任何的男女之情,只觉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己遵从便好。

    如今听得游族王这般说,伯言笑的冷酷,“你知晓大南的律法是什么么?乱臣贼子之女是要去充妓的,如今游族已被大南占领,便也随了大南规矩!”

    “你……”游族王闻言,一双眸子狠狠盯着伯言,“红儿待你一往情深,你如何能这般践踏她?”

    “凭你们家的人也敢跟我说一往情深四个字?”伯言眸色一冷,从衣袖当中抽出了一把匕首,笑的残酷,“今日既是到了报仇时候,我便得让你好生的享受享受,你杀了我一家七十八口人,那我便在你身上剜七十八刀!”

    “你……”

    游族王的话还不曾落下,却已被惨叫声代替。

    那一日,族王的寝宫里传出了阵阵惨嚎,有侍卫数过的,足足叫了七十八声。

    当最后见得军师出来时,只见得军师一生青衣已被鲜血染透,而他对着天阵阵大笑。

    侍卫面面相觑,实在不明白军师这是怎么了。

    大仇得报,伯言跑出了部落,跪在了整片草原上。

    那时他心中在喊唤着,爹娘你们可看得见,儿子替你们报仇了。

    而报仇之后,却也如好月所说的一般,似乎他的人生里,再也没了任何的意义。

    这十年来,他都是靠着仇恨坚持过来的,可如今……都没了。

    且在这时,一个扮做男装的女子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见着那跪在地上的他,丝毫不嫌弃的牵起了他血迹斑斑的手。

    她轻声道,“咱们成亲罢……正好趁着好月还没生下孩子,咱们赶在她前头可好?”

    伯言闻言,怔怔的看向了安月,却见得女子正温温的看他。

    心里升起了一丝暖意,他哽咽了半响,最终应了一声好。

    伯言与安月番外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