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兮媚颜 - 7784260 农家俏闺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农家俏闺女 作者:浅兮媚颜

    农家俏闺女 作者:浅兮媚颜

    第七百九十三章:回扬州

    第二日清晨起身,丫鬟给好月盘的再也不是闺阁女子的发髻,而是成了一个妇人髻。

    不过好月总觉着盘髻的时间太长了一些,便交代丫鬟日后不用伺候她梳洗,尤其是她这头发,自己来就好。

    她如今还是朝廷一品大员呢,总不能盘个妇人髻上朝罢?

    还是青鸣在的时候她能省心一些,可惜青鸣过些时日也要成婚了。

    是了,新科状元在上朝之日在金銮殿上找皇上讨要了一个人……于是蔺希本着看好霍如的心思,便也同意了他的请求。

    二人的成婚之日定在了七月初,待好月出嫁之后,青鸣便再也不是公主府的管事了。

    说起此事来,好月也是做好了准备的,青鸣打理了公主府这些年,待她成婚她自然少不得要给一份大礼才可。

    但此时并不是提及青鸣的时候,北冥夜悠悠转醒时,好月已穿戴好了正坐在床边等他起身。

    北冥夜见了,下意识的便想将人揽在怀里再亲亲,奈何手才伸出去呢,就被好月打落了。

    “快些起身,公公婆婆还在等咱们的早茶呢!”

    “早茶?”北冥夜唔了一声,随即也想到了这回事,“忘记说了,我娘昨夜交代咱们不必有这么多的繁文缛节了,说是最要紧的还是要抓紧替她生个孙子最好!”

    噗……

    夏茯苓是现代人,对这些礼节看的并不重要,北冥景之一心宠护妻子,既然夏茯苓都觉着无所谓的东西,他更是无所谓。

    但自己既然起来了,好月觉着该有的礼仪也还是不能少,到底还是拖着北冥夜起身去给夏茯苓与北冥景之请了安,喝了早茶。

    夏茯苓非常满意自己这个儿媳妇,但如今整个府内几乎都是她的嫁妆,她便也不拿银钱当改口费了,只拉着好月说了一大堆的话。

    两个现代人在一起的话题总是聊不完的,再加之如今二人又是婆媳,便也干脆将那对父子给忽略了。

    好月婚后的日子过的十分美满,三日之后的回门,刘氏更是准备好了一大桌酒席,就为了来招呼这个新女婿。

    回门之后的第二天,好月便立即又上了朝堂。

    如今顾宴伤势已稳定,但因身子缘故也与皇上告辞,今后不再上朝堂,只想回归故土安静的度过晚年。

    皇上也允了。

    于是朝堂当中丞相一职空缺,立马有不少人开始挤头想上,但好月提出了一个人。

    夏远侯。

    由夏远侯来当丞相。

    蔺希将此事想了两天,之后便也同意了。

    随即,在七月新科状元与青鸣成婚之后,八月庄稼大成,一到九月,好月便辞去了大农司一职,由李恒顶上。

    十月,好月与一大家子回了扬州。

    十月的扬州并未见得雪花,但也仍旧可见得草业上开始结了霜。

    牛婶一大早便接到了消息,说是今日响午五爷他们便要到得扬州了,于是她起了个大早,先是将院子里上下都打扫了一通之后,又去了隔壁的院子里,找了张厨娘与程氏合计着今儿个的菜肴。

    待忙忙碌碌一个响午之后,到得正午之时,便听得赌坊的人前来欢呼,五爷回来了。

    此回回来的不仅仅是五爷与刘氏,还有北冥景之夫妇,安月、安邦、伯言、以及好月与北冥夜。

    可谓是一大家子。

    都说江南是个好地方,夏茯苓想过了,他们今后要在扬州买座别院,在扬州定居。

    刘氏等人一回,刘老太与刘君子自然是少不了要到场的。

    最后在午饭时,两个院子的人汇聚在了一道,几个大桌拼凑起来不分男女,不分老幼尊卑,大家伙儿汇聚在了一处。

    刘君子近来年听得最多的便是好月的事儿,怀中左右抱了一个孩子,让孩子唤了好月几声姐姐,再唤北冥夜姐夫。

    这声姐夫喊得让北冥夜心里舒坦无比,随手拿了两张面额五百两的银票,一人一张作为改口费。

    小孩儿对于银票这东西没有任何诱惑力,北冥夜见了又掏出了两块上好的玉佩,一人一块。

    刘君子见了,连乎不能要。

    最后还是北冥夜好说歹说才接下了。

    一大家子汇聚在一起,自然是无比开心高兴的。

    而最让好月惊呼的是,向松竟然也来了……而他的身旁则是程氏。

    一见着好月好奇,向松便也将事情的原本给他说了。

    他自从离开扬州之后,又寻了许多地方,因均未寻着妻子,便也干脆断了这份心思,想要从头开始。

    自从出了军营以来,给过她最温暖的地方莫过于扬州,他左右坐了一个决定,想着不如回扬州开始。

    倒也是好笑,原来他的妻子竟是到了扬州,如今正在刘记豆腐坊里打下手。

    二者虽许多年并未见过,但二人是夫妻呀,仅此一眼便认出了对方。

    在得知程氏这些年的遭遇之后,向松真是无比惭愧,发誓今后定要让程氏过上好日子,也定要将程氏的养子好生抚养长大成人。

    在这时,好月真是不得不感慨一声缘分这东西,当真是奇妙。

    晚间时候,好月喝了一些酒,向来不胜酒力的她有了些醉意。

    北冥夜将人抱入了房里,又亲自给她擦脸洗了脚,就在他准备转身将水倒了瞬间,好月却从背后直接抱住了他的腰。

    面上火烫烫的真叫人难受,好月将脸贴在他的背上,声音轻轻,“兜兜转转,咱们还是回到了这个地方!缘分缘分,就是一个圆,所有人绕来绕去之后,还会回到原点的!”

    听得她微微低沉的声音,北冥夜骨子里一酥,他拍了拍好月的手,“先等我去将水倒了再来与你说话!”

    “不!”她撒起娇来,在他背后反复蹭着,“让我抱一会,就这么抱一会……”

    北冥夜对好月本身便没有任何的抵抗力,如今她撒起娇来就更是让他投降了,连是附和着,“好,好,就这么抱着!”

    话间,他又将自己的手搭在了好月的手上。

    好月带着微醺之意,吸了一口气,“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来到这个世界,也从未想过自己会遇见你,在之前,我不懂什么叫亲情不懂什么叫爱情更不懂什么叫情!但我好开心呀,真的很开心,如今我有了你,有了家人,有了朋友……”

    不懂什么叫情?

    北冥夜忽然无比心疼她起来,若是如此,她在那个世界过的该是如何水深火热?

    可他还来不及心疼,又听得好月傻傻笑了,“北冥夜!”

    下意识的,北冥夜轻嗯了一声,语气里是带着浓浓的宠溺,“嗯?”

    “我爱你!”

    她说的那三个字,在夜色里无比的轻柔,却在男子的心里开了一朵绚丽的桃花。

    扬州的夜晚没了北方的冷,二人的世界在持续升温。

    正文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