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兮媚颜 - 7784258 农家俏闺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农家俏闺女 作者:浅兮媚颜

    农家俏闺女 作者:浅兮媚颜

    第七百九十一章:都是我娘基因好

    好月这几日忙的很。

    大农司这个职位她与蔺希商量了一番,等李恒做些功绩出来,便将这个职位传给他罢。

    李恒本身是个大孝子,李瑜做了一辈子的大农司,这个位置对他而言定是有着不同的意义。

    但这些时日好月与李恒二人合计了一番今年庄稼,又重用了探花出生的陶文瑾,出其出使今年的衡州之行。

    今年是葡萄的第一年收成,若是做好了,今后这批葡萄也就稳定的,但最难的是万事开头难,所以好月想着今年衡州那边的事儿先交给陶文瑾。

    陶文瑾出生农家,对田里的事儿可谓十分熟悉,再加之他这人勤奋,想来是没错的。

    本来日子过的将很是平静,但在平静的生活中又起了一丝波澜。

    杜宣若这些时日受了大打击。

    杜天后自缢了,她在后宫当中没了任何的靠山。

    杜家的兵权被皇上收了大半,本是处于鼎盛的杜家,一下子似乎失去了势力。

    于是,后宫妃嫔闲来无事时,总会想着去刺激刺激杜宣若。

    于是,杜宣若最后被逼的发狂,她昭告了全天下,北冥夜乃是无欢岛上的海盗,蔺希明明是皇帝,却与海盗勾结,是要置大南与死地。

    这个消息一出时,大伙儿纷纷都惊讶不已。

    但不到半日的消息,则有人传来北冥夜并不是无欢岛上的海盗,明明是扬州的一家大户人家,如今迁移到了京城,与长月公主二人一见钟情,皇上见北冥夜是个条件不错的年轻人,便也干脆给二人赐婚了。

    前者的消息固然十分让人惊讶,但因有辟谣的消息,众人更是相信后面的言论。

    毕竟一个是大南御赐公主,一个是海盗,皇上乃是天子,如何会与海盗同流合污?还将公主与他赐婚?

    不存在的。牵着消息当真是不可信。

    时间的悄然流逝中,大刘氏在四月底到达了京城。

    而整个五月,整个公主府内忙里忙外的在准备着好月与北冥夜成婚的事宜。

    夏茯苓是个有钱的,因着手中的赢钱太多,她又想着二人成婚了那也得有个居住之地,绝不可能再让这小两口子回公主府住呀。

    那这一来,不就让人觉着她家儿子吃软饭了嘛?

    于是……她大手一挥,在城南买了一座大宅子。

    当成婚的时日越近,她便又买了许多的丫鬟小厮,将整个府内上上下下的安置了一通。

    直到五月初九这一日悄然到达。

    夏季里已开是有了些炎热,天色还未曾亮透,好月一大早便被安月与青鸣从床上喊了起来。

    今日乃是她的成婚之日。

    说起来,昨夜安月来她房里陪她说了大半夜的话,问她心中是否可紧张,可好月内心毫无波澜,甚至后面实在抵挡不住睡意的昏昏睡了过去。

    青鸣给好月穿戴好之后,又开始给她上了新娘妆。

    好月生的本来就是唇红齿白,如今再一上妆,只见得镜中女子容貌绝色,两个小酒窝瞧着十分好看。

    青鸣不禁感叹了一句,“都说江南女子美,见着大姑娘跟公主,倒也认同了那句话!”

    好月笑笑,“都是我娘的基因好!”

    青鸣莞尔。

    好月今日成婚,发髻比起往常来更要显得端庄许多,头上插满了许多的金步摇与发簪,再上了一个淡妆。

    按照青鸣的意思而言,好月生的本就十分好看,淡妆更能显得她的娇艳。

    梳妆打扮好了之后,便有喜婆入了房里来,笑着与好月说了一大堆喜话,又将成婚的规矩与她说了。

    在这个年代,城婚前是该有人对出嫁女子说夫妻之间的洞房之事……这本该是由母亲教导的,但对于一个母亲而言,多多少少都有些面子上的过不去,便干脆找喜婆来讲讲这里头的门道。

    说起来,这喜婆讲的还真是详细,便是安月这个成过婚的女子听了,都只觉着面色羞愧的很。

    好月倒是无所谓,这行房之事嘛……咳,她与北冥夜似乎早那什么了……也不觉着有何羞涩之处。

    待喜婆说了一大堆之后,这又交代好月可以带上盖头,只等新郎官来接人了。

    好月身上的这一身喜服是夏茯苓准备的,衣料乃是绝好的锦缎,衣衫上绣着十分大气的牡丹花,又以上好珍珠为点缀,整套喜服显得更是价值不菲。

    当刘氏收到这套喜服时,心中十分感慨,夏茯苓当真是有心了。

    想来好月嫁过去,能有这么一个大方的婆婆,二人之间也定是不会出现婆媳问题的。

    真好,真好,眼见着自家二女儿要嫁出去了,她既觉着欣慰又觉着心中不舍。

    是以,当刘氏端着糕点来到好月房里时,一双眼睛都是通红着的。

    青鸣是个识得眼色的,一见刘氏进了房来,便与好月躬身行了一礼,走了出去。

    刘氏见着已盖好轻纱盖头的好月,将手中的糕点盘子放在了梳妆桌上,“你吃一点东西罢,免得等新郎官来了,你一天都吃不得东西了!”

    刘氏说话时,有几分的哽咽。

    好月戴的是一层薄薄的轻纱盖头,在一片漫天的红色之下,她依旧能见着刘氏的表情。

    她伸手捏了一块糕点,放在嘴里咬了一咬,“唔,这好吃呢,一看就知晓是娘亲自做的!”

    “娘这辈子什么都没替你做!”越见好月懂事,刘氏心里就越不是滋味,“之前你不嫁人时我总想着要给你寻个婆家才好,今日当真是要嫁人了,我这心里又没个着落……我想我定是世上最不合格的母亲,这辈子什么都没替你们姐妹几个做……”

    “娘莫要这般说!”安月与好月各自拉了刘氏的左右手,好月道,“您能给咱们姐弟几个生命就已经是最大的恩惠了,娘之前一人带着咱们三姐弟吃了多少苦楚?您别伤心,虽说我如今要嫁了,但好歹也就在京城不是?两家近的很!”

    “是了!”安月也认同道,“娘若是何时想好月了,咱们什么时候都能去窜门,什么时候都能见着,今儿个是大喜的日子,咱们应当要开开心心,高高兴兴的!”

    见着这两个如此体贴的女儿,刘氏既觉着心中欣慰又觉着很不是滋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