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兮媚颜 - 7783477 农家俏闺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农家俏闺女 作者:浅兮媚颜

    农家俏闺女 作者:浅兮媚颜

    第十章:我只是建议

    选了两条约莫差不多大的,重量为四斤八两。

    那妇人倒也是爽快,直接便给了二十文钱。

    安月本还羞于好月这般喊叫的,可当收到这二十文铜钱时,沉甸甸的感觉顿时让她心中升起了无数的满足感。

    有了方才这妇人的开始,接下来看的人便也多了。

    仔细的瞧了一通这鱼确实还没死,且价格又真实惠之后,便也纷纷开始掏钱买了。

    如此,不过一小会,这鱼便卖完了。

    六条鱼,赚了四十八文钱。

    而安月,却是第一次能拿到这么多钱,当下便无比兴奋了起来。

    “好月,你真能干!”

    仔细的将钱又数了一通之后,安月笑赞道。

    尹好月无奈的一摊手,“当一个人被逼到无可退步的时刻,这些都是小意思!”

    若是换做之前的她,无论如何都不信自己竟会沦落到在路边叫卖的。

    她的话安月并不是懂得很透彻,可一想到她被饿昏了几天的事儿,脸上的笑意渐渐拉了下来,“好月……”

    似乎想张嘴说什么,可却觉得声音是哑然的。

    “这副样子做什么?”好月挑眉,轻笑一声,“既然赚了钱便去买些米面回去罢,家里的粥日日喝不饱!”

    喝得跟水一样,哪儿能饱?

    “好。”

    这钱是好月赚的,自然是她想买什么便买什么。

    于是,二人去粮铺,买了十斤价格最便宜的糙米,三十文钱。

    因两人未吃早饭,剩下的十八文钱,一人分别买了馒头,再顺带给刘氏与安邦一人带了一个肉包子。

    再剩下的十二文钱,恰好买了一斤十二文钱一斤的五花肉。

    四十八文钱,花的一文不剩。

    尹好月倒是看的极开,钱是王八蛋,用完还能赚。

    可安月却是肉疼的不行。

    将所有的东西置办齐全之后,二人这才有回了南梨村。

    到得家里时已是太阳将要落山之时。

    一回到家里,刘氏便直接关了院门,拿了根棍子将两人叫到屋子里。

    “你们两姐妹倒是长大了,竟然将为娘的话都当耳旁风了,果然是长大了!”

    她的声音里带着不难隐藏的怒气。

    从原主记忆里,似乎从未见到刘氏如此过。

    “我可是说过了,不许你们去抛头露面不许去抛头露面,你们倒是好,竟然一大早就走了!”说着,刘氏将棍子狠狠的一拍桌子。

    ‘嘭’的一声,让安月没来由的吓了一大跳。

    好月却是镇定自若,抬眸看向刘氏,唇角斜勾,“要打赶紧打,打完好煮饭,我饿死了!”

    她风轻云淡的话语以及毫不在意的表情,却让刘氏心中莫名的堵。

    “好月,你如今怎的变成这模样了?可还是将为娘放入眼里了?”

    好月不置可否,“放眼里做什么?”

    便在刘氏要动怒时,她话锋又是一转,“娘肯定要放心里的!”

    “今儿个我买了些米回来,晚上咱们喝稠点的粥罢!”说着,又道,“再把肉给炒了,咱们家也需呀开开荤了!”

    话间,再是将用油纸包好的包子拿了出来,放到桌上,“我跟姐姐吃过了,里头是给娘与安邦留的包子,娘且先尝尝,我跟姐姐出去劈柴烧饭了!”

    说罢完,好月瞧了一眼刘氏,再将受了惊吓的安月拉了出房门去。

    刘氏瞧着桌上的包子,再瞧着她们今儿个买回来的东西,手中握着的棍子突发的显得无力,缓缓跌坐在了凳子上,眼眶泪水夺眶而出。

    哪个孩子不馋肉?哪个孩子不想吃饱?

    到底,是她这个做娘的,太过无能了。

    猛然想起昨日好月那一句,‘至少在寻着夫家前,祈祷我别再饿死’。

    心宛如针扎,如刀割。

    而好月将安月拉出房门后,安月显然还是一副未曾回过神来的模样。

    满心担忧,“娘这回,怕真是动气了!”

    “怕什么?”好月一扬眉,一脸不在意,“顶多不过讨顿打罢了,生活可还得继续!”

    她方才本是想与刘氏杠一番的,可转念一想,无论如何她都是原主的亲娘,如今她既然已是‘尹好月’,那便不可太过忤逆了去。

    可正如她所言,生活还得继续,不论是刘氏多不理解她的这种‘抛头露面’,她也毫无办法,她得填报肚子。

    瞧瞧安月,十四岁的年岁,浑身瘦弱的如一张薄纸一般,再看看自己,发育还跟不上现代八九岁的孩子,安邦更别说了。

    明明十岁的人了,却瘦骨嶙嶙,看着便让人心疼。

    家里那一亩三分地,连一家三口的温饱都解决不了,还能如何指望?

    晚饭自然是由安月煮的。

    对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好月而言,连烧最基本的柴禾都成了极大的问题,是以她便只能站在灶前一边有模有样的‘指挥’安月这鱼要如何如何做,再提醒安邦这火要如何大,再如何小。

    被她说的多了时,安月便故作甩手,“你说的这头头是道,那你来做罢!”

    如此,好月立即便焉了,“不不不,我只是建议,建议!”

    说着,便又挤到灶前‘指挥’着安邦要如何烧火。

    安邦方才吃了个大肉包,此时正美滋滋的,且今儿个晚上又有鱼有肉吃,便十分的听话。

    一听着安邦竟如此乖巧,好月便一脸欣慰的摸着他的头,再对安月挑眼,“果然还是安邦最乖!”

    如此,却惹得安月哭笑不得。

    火红的火光照应在一双弟妹的脸上,两人笑的一脸开心,那时的安月隐隐觉得这个家,似乎不一样了。

    那之前一直不爱说话的小姑娘,如今笑起来的模样,可真是好看,也真是……有生气。

    赶在天黑之前,三姐弟将饭做好端上了桌。

    彼时的刘氏正一动不动的窝在床上,毫无反应。

    今夜的粥煮的十分稠,鱼也十分鲜,肉也十分香。

    安月作为长女,定是先去请刘氏起来吃晚饭。

    可柳氏面靠着墙面,任由安月如何喊叫,便是执意的一动不动。

    方才三人愉悦的气氛,似是在无形之中染上了一层阴霾。

    那一层阴霾,洗刷了对这顿饭的期待,让安月与安邦二人,心中沉重了几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