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兮媚颜 - 7783474 农家俏闺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农家俏闺女 作者:浅兮媚颜

    农家俏闺女 作者:浅兮媚颜

    第七章:好玩儿

    “大人说话,你咋能偷听呢?”

    相比起好月的话,伍氏更是不悦她偷听的事儿,“这可不是好习惯!”

    “我这还需要二婶子您来教教?”好月冷笑,“我娘都说了,咱们就是清水梗菜的,也比看人脸色要强,这夜色深了,您赶快着回屋歇了!”

    她的话可谓是没有一点儿客气。

    “好月,怎么说话的!”刘氏故作不悦的喝了一声,“娘平日怎么教你的,可要尊敬长辈!”

    闻言,好月笑。

    看来这刘氏倒也不是如此简单的人。

    伍氏到底是长辈,在这个年代,长辈便是天,哪儿还有小辈如此不将其放在眼里的道理?那说出去,可是要被人骂作没教养的。

    偏生刘氏这句话下来,又封住了伍氏想要骂的话。

    当下只得扯了一个难看的笑容,“算了,这毕竟是小孩子,也不懂事儿,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说着,便又扯到了这个话题上来,“妹子,你看,这个事儿你要不再考虑考虑一番?”

    “不用考虑了!”刘氏朝她笑道,“天色不早了,嫂子可是敢回去?要不我送送你?”

    这是明显的逐客令了。

    伍氏脸色变了变,而后起了身,“不用了,就这两步路的哪儿不敢走。”

    说着,又朝着门口的安月好月二人看了一眼,“妹子,机会就这一次了,你可得好好想清楚!”

    “好!”刘氏笑着,起身便送了她出门。

    伍氏再越过两姐们身边时,又狠狠看了一眼两人,这才出了房门,借着月色离去。

    待她一走,刘氏这才缓缓将门关了,再看向姐妹两。

    “你们都听着方才的话了?”

    话间,她已是慢慢走到了桌边,替自己倒了杯茶来喝。

    安月沉默,好月倒是不置可否点头,“听见了!”

    她又不聋。

    “那你是如何想的?”刘氏看向好月。

    “咱们有手有脚,为何要给人做奴?”她冷笑一声,“将来若是安邦入学了,难道你希望听得人家说,他有两个给人做奴的姐姐?”

    她的话,让刘氏没来由的心中的发紧。

    这个女儿,忽然变得有些陌生。

    也许她的话的确不够孝道,可关于母爱,亲情,尹好月实在太过陌生了,若不是看着刘氏方才那些话入了她的心,她只怕会说的更冷冽些。

    知晓自己的话有些冲了,她敛了敛情绪,“如娘所说的,待姐姐及笄之后,在寻个好人家,也好过给人做奴强,梗菜清粥便梗菜清粥,这么多年都吃过来了,还怕什么?”

    她的话一出,安月便也缓缓点头,声音淡淡,“娘,我也跟好月的想法是一样的,梗菜清粥咱们不怕,一家人在一起便好!”

    “哎!”刘氏叹了一声气,“到底是为娘的无能啊!”

    “娘!”便在这时,那一直躺着的安邦也缓缓爬坐了起来,“我也舍不得大姐二姐!”

    昏暗的灯光之下,安邦的一双眸子里倒映出星星火光,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极为可人,那说话的声音更是柔柔软软,让人心中好不怜惜。

    刘氏缓缓走去,将安邦揽在了怀里,轻轻道,“娘也舍不得!咱们是一家人,便该在一起!生生世世在一起!”

    许是灯芯昏暗的缘故,这一幕,这一番话,在尹好月的心里竟是染上了一层别样的暖意。

    而刘氏,在今后,又是有多无比的庆幸自己此时并未被伍氏说动。

    翌日果然是个大晴天。

    吃罢完早饭,安邦已明显退了烧,只是精神却有些恹恹。

    尹好月依旧坐在门口发愣,撑着腮帮子无无神的看着在院子里一直忙碌来忙碌去的刘氏与安月,心中却在快速的盘算着。

    如今家里这个情况很不妙。

    在这个饱受男尊女卑的年代,家里唯一的男丁安邦才不过十岁的年纪,而刘氏与安月一直便习惯了如今这样的生活。

    习惯,这可不行。

    这几天下来,她一直在想,是否睡一觉就又会穿回去。

    可现实告诉她,这个机率很渺小。

    而秉承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她深深觉得活在这个年代一天,便得想想法子来改善改善生活。

    改善成什么模样呢。

    至少,得吃得饱,穿的暖,住的舒服……以及,让安邦能上得起学堂来。

    读书,总是好的。

    而且她是打心里喜欢这个看似柔柔软软的小家伙。

    那么,想法如今是有了,又要如何将其变成现实呢?

    如今家里要甚没甚,做生意自然是没可能的。

    而她自身的特长,在如今定然是用不上的。

    如此,她便得想想别的法子。

    在脑内仔细的将自己所会的东西均都盘算了一遍之后,她忽然亮了亮眸子,当下心中便有了一个主意。

    从门栏上起身,在院子里寻了一根交叉的木棍,再拿过砍柴刀将木棍仔细的削尖。

    因刘氏与安月此时正忙着,倒也没多大在意她的举动。

    倒是尹安邦,十分好奇的走到她身边蹲下,用他那双极为清澈的杏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她,“二姐,你这是作甚?”

    “好玩儿!”尹好月看了他一眼,朝他笑着。

    “好玩儿?”安邦却是不懂,一根木棍子罢了,这有啥好玩儿的。

    “你很快就会知晓了!”她一挑眉,看似好不得意,“告诉姐姐,安邦想吃鱼么?”

    几乎毫不犹豫的,在听到鱼字之后,安邦一双眸子便亮了起来,“想!”

    “那好,晚上姐姐给你做鱼吃!”

    安邦异常兴奋,“好!”

    “嘘!”未免他的动作太过大引起刘氏主意,好月忙是对着他做了一个嘘声的姿势,再凑到他耳边,“小声着些,莫要让娘听着了!”

    “为啥呀?”安邦显然不明白,只是以一双大眸紧紧看向她。

    “你傻呀!”她宠溺的抬头轻轻在他头上弹了一下,“我等会子要去河边抓鱼,娘要是知晓我去抓鱼,定是不许我去的。”

    刘氏在这点上绝对是不妥协的。

    村里有不少孩子馋肉吃了,都会去河里摸鱼来解解馋,可这家里三女一男,且刘氏又饱受那负心举人爹爹的儒家思想,便是再如何搀肉,如何馋鱼,都不会应自家两闺女下河。

    其一是怕危险,其二是女子要守着贞洁,切不可叫人看了肌肤去。

    若是昨儿个安月脚被人看去的事儿传到了刘氏耳里,只怕安月是要吃刘氏棍子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