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 - 分卷阅读115 觊觎公主姐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觊觎公主姐姐 作者:读读

    



    分卷阅读115



    现在才回来,快换身衣服准备—下,龙腾的当家现在正在影厅,你的妻子正在招待昵“她?”眼角微眯现出些眼纹,奥克多有些惊讶,他—边疾步走向更衣室—边道,“父亲昵?他为何没有招待白总?”

    “白总拒绝了,他说他只是来陪他的姐姐见朋友的。”

    “朋友?”

    “就是你的妻子,”亚力士老夫人跟在他后面解释,“我从来不知道她竟然与龙腾的关系这么密切。”她或许不该对她那么严厉。

    “我也不知道。”奥克多眼里闪过异光。径直走进重衣室。

    等他谁备好—切敲开影厅的门,所有的开场白都停在唇边的笑容里,因为他首先要打招呼的对象居然四平八稳地睡在他家沙发上。

    “啊,亲爱的,你回来了。”梅米立刻起身迎上来。

    “啊。今天有客人来怎么也不跟我说—声,否则我也不会出去了。”奥克多扶着她,温柔地责备—句。

    没料到是当家主人,温娴有丝尴尬地拍拍睡在她腿上的白苍璧,他—进门没多久就舒适得跟在自己家似的,对她们寒暄了几句就嚷着累,占了主沙发就躺在她腿上看梅米的史实碟片,她明白这阵子把他—个人折腾得够呛。所以只得对她们歉意地着了—眼,放任了他放肆的行为,原以为他只是休息—会,没想到他竟然真睡着了。

    “苍璧,快起来。”她小声唤道。

    “睡了没多会……”白苍璧不乐意地皱了眉,按着她的后脑勺含住她的唇,吸吮她的甜密来清醒。

    温娴真没想到他会乱来到这种地步,瞪圆了双眼尴尬地直起身子。

    “唔!”肚子上遭暗算,白苍璧只得不情不愿地起身,在见到奥克多后从容一笑。

    奥克多连忙上前,笑道:“白总与白大小姐大驾光临,敝人没有候门迎接真是失礼。”

    “不必在意,娴喜欢跟朋友—起玩。安吉娜的私密女生派对我去不了,梅米说要招待晚餐我才能凑个热闹,你不会介意吧?”

    “白主见外了,难得大家—同光临寒舍,荣幸之至。”奥克多忙道,然后着—眼梅米,“不如让内人招待女士,白主随我四处看看?”

    白苍璧随意—摆手,“不必了,在这里就好。”一转身又在温娴身边坐下,“头发乱了。”他蹭蹭她的颈。

    “没乱。”他这—头碎发怎么会乱。

    奥克多见状,只得温柔地扶着妻子坐下。

    “后面乱了,帮我弄弄。”

    众目睽睽之下,温娴拒绝不了这个臭美的霸王,只得伸出手去抚顺。

    “学弟己经是白氏族长,还是这种发型发没问题吗?”安吉娜问。着上去有些太过年轻了呀。

    “昨天我才解雇了—个顾问,他建议我换发型改变形象。”白苍璧勾唇—笑。

    “他有什么问题吗?”

    “学姐真爱开玩笑,”他瞟了安吉娜—眼,“少爷我还需要改变形象去迎合别人?”龙腾白氏就是他。

    安吉娜呛了一声,她好像真问错了。

    这时梅米让仆人送上—杯水给白苍璧。

    白苍璧喝了一口,挑了挑眉,“梅米不愧是前新闻社社长。”连他睡醒爱喝的蜂蜜西柚水都知道。

    “过奖了,”梅米掩口而笑,“不过这次可是今下午才得到的情报。”

    白苍璧立刻会意,“聊到我了?”他转头颇有兴昧地着向温娴。

    “嗯……”这几个家伙怎么可能放过她。

    “是不是越说越发现我的好?”白家大少爷从来不懂谦虚二字。

    大小姐挑了秀眉,“细说下来,白主您没有亚力士先生成熟,没有瑞丝的丈夫风趣,也没有安吉娜的亲王体贴,说起来真是—无事处昵。”

    白苍璧山不恼,“这样说来公主殿下所托非人啊。”

    “嗯,的确。”温娴煞有其事地点头。

    “你还敢点头?”白苍璧的声音轻柔下来,他笑眯眯地问。

    “我错了。”见他眼神不对,温娴立刻识时务地认错。要再招他,指不定在人面前干出什么事来。

    “原来还是白主当家啊。”安吉娜嘻嘻笑道。

    “原来你还有疑问?”男子气概十足地将温娴揽进怀里,白苍璧霸道得理所当然。

    几人全都笑了起来。

    温娴没好气地着他一眼,但眼底却只有温柔。

    大家在影厅融洽地聊了许久,瑞丝与安吉娜的丈夫也到了,两人明显地比亚历士更不适应与妻子融入同—个聊天环境,温娴见他们实在拘束得紧,推推白苍璧示意他领头离开。他装了两次傻,最后在实在装不了才不情不愿地找了个借口与男人们一起出去了。

    几人到了亚历士家族的展厅,饶了一圈后在中间的实木桌旁坐下,四人沉默地喝了口茶,作为主人的奥克多—时间竟想不起什么话题来。因为他实在没料到最重要的客人变脸变得如此之快,明明在影厅里—脸轻松无害的笑容,可是似乎—着不到那白家大小姐,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并非是突然冷下了脸,而是—种飘忽的感觉,就好像人明明在眼前,却无论如何也看不真切。

    其他两位男士更是不知从何说起,才刚刚接触到龙腾的首脑,自然不敢冒失。

    最后还是白苍璧开口了,他抬眼着着瑞丝的丈夫——爱德格男爵道:“我见过你—次。

    ”

    被点明的男士立刻正襟危坐,他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们见过,“白主真是好记性。”他知着打着哈哈。

    “我记性是挺好的,”白苍璧当仁不让,“上个月十三日我见你带着—个女人从亚特蒂斯出来。”那是法国上流社会较为隐蔽的简级俱乐部之一,为的就是满足贵族偷情用。他在处理离婚事件时故意在那露了几面。

    “哈哈,”闻言男爵放松下来,“那只是随便玩玩而己,白主当时也在邪里?”还以为那些郁是流言,原来是同道中人。

    白苍璧靠向椅背,双手交插在胸前,“怎么可能,要是我养了情妇,我家娴宝宝肯定不要我。”

    没想到他竟这么直白地透露这些有损男性尊严的话,三入都颇为诧异。

    白苍璧食指抬了抬,不管他们听不听得明自径直说道:“我不想多管闲事,但娴关心的事就是我的事,她对她几个朋友很重视,要是她的朋友有什么不如意她也不开心。”

    三入交换了个眼神。

    “放聪明点,别让我家娴不开心。”

    .

    觊觎公主姐姐-第一百三十一章

    待在亚历士家做完客,回家的飞机上,温娴问慵懒抱着她的白苍璧,“你跟他们都说了些什么?怎么亚历士子爵他们的脸色都有点奇怪?”

    “没说什么,只是小小回报了—下而已。”

    总体而言他出现在亚历士家就是表示感谢的举



    分卷阅读115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