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 - 分卷阅读112 觊觎公主姐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觊觎公主姐姐 作者:读读

    



    分卷阅读112



    好一些。”温娴仰头直视他,带着些许请求。

    居然有人希望他对自己好……古磊分不清胸腔里震动的是什么样的感情,不同于对吉尔德的又爱又恨,他只觉得心口热得发荡。暗自深呼吸了几口,他才能够发出声音,“没有人跟我扯上关系会幸运,吉尔德为我牺牲了很多,这次轮到我了,他太残暴,这样至少能保住他的命,即使他跟我形同陌路也无所谓。”

    这或许是他第一次如此坦率地说出自己的内心,原来真的说出来会轻松一点。

    “你们……”

    “大小姐,白主醒了,没见到您正在大发脾气呢。”门外传来焦急的呼唤。

    “请不必担心我,我明白该怎么做。”古磊垂下视线,抽出被温暖包围的手。

    “你再好好想想。”温娴叹一口气,走出了会客室。

    待安抚了害怕的护士后,她一边走一边从上衣领后摘出一个袖珍的圆点,按下小小的开关后,她淡淡问:“你都听到了?”

    对方许久没有回答,直到她快走到白苍璧的病房门口,才听到机器里传来冷冷一哼,“我不会感激你。”

    全都这么不坦率。总算松一口气的温娴摇了摇头,切断了通讯开关。

    “叫你们找大小姐找到哪里去了!”还没开门就听到某人的怒吼声。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怎么这么快就醒了。温娴无奈,推门而入,“精神大好了?”

    靠在床头的年轻男子立刻眼睛一亮,“你去哪里了!”

    温娴并没回答他,“起身干什么?你还没完全好。”她走向他,对着一旁冒了些汗的医生护士点了点头,几人如释重负地快速离开。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去哪了。”大少爷任由她扶着躺下,“就知道操心别人。”

    “还是小孩子吗?”这样也能吃醋,“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你惹的呀。”

    “关我什么事?”他完全没自觉。

    温娴瞟他一眼。

    “你忘了吻我。”明白她眼中的含义,白苍璧讨好一笑,勾下她的颈深深吻住。

    一吻即罢,温娴红着脸微喘气凝视咫尺的俊脸。

    “再来一次。”仍不魇足的包狼仰头又想啃咬红唇。

    “不行。”眼明手快地以手覆住他的嘴,这家伙,从来不知道节制的。

    白苍璧撇撇嘴,又这么小气。暗自平复内心的躁热,他问道:“你去跟古磊说什么了?”

    “就是劝了几句,让另一个人也听见了而已。”

    他挑挑眉,“倒是你一贯的做法。”她非常明白解铃还需系铃人的道理。

    “是吗?谢谢。”为他拉上换过的真丝被,她轻轻一笑。

    一手打出丝被外,他抓住她的小手蹂躏,算了,只要不插手那女人的事就行了。

    “啊,忘了告诉你,我把达芙妮送回家了。”

    “又不乖!”白苍璧皱眉。

    ……这家伙倒变大人了。“不管怎么样,是你亏欠她在先。”

    白苍璧手一紧,“你还在恼我!”

    他敏感至此了吗?“想什么呢,没睡够还是睡糊涂了?”

    注视她片刻,白苍璧不自然地一笑,“没睡够,陪我一起睡。”

    “还有些小事,你先睡着,处理完了就来陪你。”

    “……嗯。”握了握她,还是轻轻地放开了。

    出了门,温娴垂了眼眸,果然两人还是有隔阂吗?

    她的隐忧一直持续到他完全康复。两人毕竟分离了三年,中间还夹着一个达芙妮,她想可能只有慢慢地通过时间来弥补这些间隙了。

    谁知某人完全不是这样想的。

    紧闭的大门里,凌乱的衣服散落一地,两具赤裸的身躯在黑色的大床上激烈缠绵,娇吟声与粗喘声刺激着感官。

    “嗯……啊……不要……求你……”头几乎抵在床头上,女人双手抵着男人的肩膀,无力地抗拒着他一波又一波野兽般狂野的需索。

    头埋进她的双乳中狂热汲取蜜汁,男人充耳不闻,身下依旧激烈侵犯着她娇嫩的柔软,仿佛永不餍足一般。

    “苍璧……”难得的娇弱声音已经带着些哭腔告饶了。已经过了多久了?被宣告康复的当天下午,她就被抓住在病床上暴风骤雨般地爱了一场;还未缓过神来,已回到家的她便又马上被压在床上被他翻来覆去地折腾,甚至连进餐都是被他在床上喂食,她就如同性爱娃娃一样任由摆布。她只觉大脑被搅得一塌糊涂,除了抱紧他无力再想任何事。可是双腿间羞人的湿濡又提醒着她男人的放肆。

    “乖宝宝,你甜得要命……”一手插进玉颈下,他追使她仰头,好让他肆意吸吮啃咬。

    “不要了……不要了……”不停的快感让她几近害怕,已经好几次她被激烈的高潮弄得小死过去。

    “嘘,”他舔弄她尖尖的下巴,“不舒服吗?那这样呢?”一个猛烈的挺进,换来她颤抖的娇喘。

    “不要……哦,天……”熟悉的极致兴奋感又至,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迷蒙的表情让白苍璧再克制不住,扣住她的头贪婪地侵占红肿的艳唇,身下再次加快侵犯的律动,霸道地让她再次陷入绚烂的花火之中……

    原以为这是久别的激情,却不想却只是开头。

    康复的白苍璧像是要填补三年的空缺一般,不仅每个晚上都放肆爱她,竟连大白天也不放过她。不论何时何地,只要他突地兴致一来,就会挥退旁人或是避开众人,用霸道的热吻搅乱她的神智,再狠狠地进入她的身体,与她疯狂交缠。有好几次,来寻他们的人就在一扇门后,她惊羞得浑身紧绷,而明显地某人非常恶劣地享受这种情形,甚至更加用力地欺负她。

    她佯怒,却每次都被他哄得没脾气,最终任由他为所欲为。

    可是自己竟然因纵欲过度而累倒了。

    躺在床上让医生检查时,温娴几乎没羞死过去,这、这还有脸见人吗?

    待闲杂人等都退了下去,白苍璧涎了笑趴在她的床头,“宝宝,别紧张,他们以为你是工作太努力了。”

    埋在枕头里满面如火烧的温娴恨恨地抬起头瞪他一眼,“你还有脸说!”

    “是是是,是我不好,哪里还痛?”他挂着笑亲亲她的脸,啄啄她的唇。

    “离我远些。”温娴恼羞成怒,无力地推他。

    “哎呀,别费力,他们说你要好好休息。”抓住她的小拳头亲了又亲,觉得不够又含住她的手指舔弄。

    “白苍璧!”他是色狼变的吗?

    怏怏地收回唇舌,他不情愿地道:“我知道了。”



    分卷阅读112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