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 - 分卷阅读5 觊觎公主姐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觊觎公主姐姐 作者:读读

    



    分卷阅读5



    ”

    “若是有一天变成睡美人也不错。”白苍璧冷笑,长眠不醒。

    温娴一愣,然后展颜一笑,“苍璧你好可爱,还相信童话故事。”

    白苍璧不可思议地瞪她,他会被她气死!不但听不出他在诅咒她,而且还说他好、可、爱!

    正文 第七章

    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上了专车,回到主屋时只见温融坐在白玦腿上,依旧清丽的脸上似乎看不到岁月的痕迹,她满脸担忧地说些什么,丈夫白玦耐心地安抚着她。

    “妈咪,怎么了?”自温娴到这个家以来,她从没见过温融这样担忧害怕的样子。正确来说,她就没见过她除了开心以外的模样。

    “娴宝宝,你回来啦!”听到她的声音,温融立刻从白玦身上下来,脸上带着莫名恐惧地迎向她,“娴宝宝,妈咪对你还算可以的是吧?”

    “啊?”这是什么问题?

    “老太婆你发什么神经?”白苍璧见她一副女儿快跟人跑似的模样,不禁好笑地问。

    “你怎么也回来了?不是叫你别回来吗?”猛地看到儿子出现在面前,温融的眉皱得更加紧了。

    这就是她见到自己儿子的态度?白苍璧简直无语,“我回来拿点东西。”

    “拿了东西赶紧滚。”就这个臭小子在,娴宝宝就更加不会留恋啦~~

    “……凭什么?我累了,今天就在家了。”他现在倒真要看看她在唱哪出。

    “兄长大人!”温融懊恼地叫道,“你儿子不听话!”

    是哦,是他爹跟其他人生的。白苍璧撇撇嘴。

    “白苍璧,不要惹你妈生气。”白玦冷冷看他一眼。

    别人还以为他多么受尽宠爱,究竟是谁放出去的谣言!

    “融,过来。”白玦下一秒的声音又柔得像要滴出水。

    温融又不舍地看了温娴一眼,才苦着脸犹犹豫豫地走过去。

    白玦将她拉进怀抱,对她耳语几句,只见她一时欣喜一时苦恼,与白玦私语许久,才咬牙下了决心,她看向两人,“即然都回来了,就先吃点东西吧。我们好久没有在一起吃饭了。”

    ……这位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症啊,哪个周末不是她所谓的家庭日,明令要家人一起渡过的?

    温娴也觉得温融太反常了,她究竟有什么事让妈咪这么为难?难道……温娴脸色一白,妈咪发现了吗?所以支开苍璧?

    几人各怀心事吃了晚餐,只有白苍璧似是事不关己地等着看好戏。

    “儿子,你跟我来一下。”温融皮笑肉不笑地唤他。

    怎么,先从他开始吗?白苍璧瞟了温娴一眼,好整以暇地攀着温融的肩,嬉皮笑脸地与她往楼上走。

    待两人上了楼,温娴心情忐忑,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却听到白玦唤道:“娴,跟我到书房。”

    “咦?”温娴猛地抬起头,竟是爹地插手她的事?!那个从来不管他们,只在乎妈咪的爹地竟然会在意这件事?

    她的心情更为复杂,浑浑噩噩地跟着白玦进了书房,在他的手势下坐在他的对面。

    “送两杯咖啡进来。”白玦按下内键。

    “是,白主。”

    温娴不安地动了动手指,瞄了一眼这么多年来似乎只增添了成熟魅力的白玦,莫名的心情流转。

    “我不打算告诉你这件事,但融坚持你有知道的权利。”白玦缓缓开口,似乎对心爱的妻子有些无奈,“明明告诉你之后,她会是最提心吊胆的一个。”

    “咦?”温娴抬头,告诉她……什么事?

    “融几天前就知道了这件事,这几天她一直没睡好,你在知道事情之后最好不要让她过于担心。”

    有件她不知道的事,却让妈咪如此不安?温娴不由得皱紧了眉。

    “白主,咖啡为您送来了。”门外传来敲门声。

    “进来。”

    一名中年女佣端着银盘走了进来,上面是两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请用,白主,”那女佣带着标准微笑将骨瓷咖啡杯送到白玦面前,然后再将另一杯移至温娴面前,“请用,小……”那女佣看了温娴一眼,不知为何脸色突然大变,一瞬间打翻了咖啡杯。

    幸好咖啡大多溅到了书桌,只有几滴烫到了温娴的手。

    “对不起,对不起,小姐,你烫到了吗?”那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佣慌张地拿出手帕为她擦拭。

    “没有,你不用在意。”温娴看向那女佣,笑着安抚。只是心里有些奇怪,怎么不是专职书房的安娜。

    那女佣呆呆地看了她半晌,才喃喃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麻烦你把书桌擦一下吧。”要是苍璧在的话,她肯定要被辞退了。幸好是爹地。

    “哦,是,是。”

    白玦一言不发地望着两人,冰眸里有难解的光芒。

    “您是新来的吗?我从来见过您呢。”温娴为了缓解她的紧张,与她说道。

    “嗯……是,我是一个月前才培训完进入主宅的。”那女佣一边擦桌子,一边缓缓道。

    “哦,”温娴注视着她的侧面,有种莫名的感觉让她不禁问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那女佣顿了一顿,然后她轻声道:“不,小姐,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

    待那女佣退下去后,白玦淡淡问道:“你有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温娴有些莫名其妙。

    “对那个女仆。”

    “没有什么感觉啊。”只是觉得似曾相识罢了。爹地这样问是什么意思?

    “她是你的母亲。”

    “……咦?”温娴缓缓看向白玦,像是他说了什么难以理解的话。

    “她是你的亲生母亲。”白玦直视她的眼,一字一句地说道。

    正文 第八章

    脑海里蓦然被扔进一枚炸弹,将温娴的一切思绪炸得点滴不剩。

    她的……亲生母亲?温娴只觉眼前一片空白,只能用力消化这短短的几个字。她的、亲生母亲……那个将她扔在孤儿院门口的女人?跟她有着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的女人?

    “她怎么在这里……”温娴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融是接到你原来所在的孤儿院的院长电话才知道,有一个女人到那里去千方百计打听你的消息,出示了许多你们是母女的证明,院长犹豫之下打电话给了你妈咪,融当时很生气,赌气叫院长告诉她你现在被我龙腾白氏领养,没想到半年之后,融又看到你的生母出现在白家,她觉得不管怎么样应该告知你这件事,让你做决定,同时又在提心吊胆地害怕你会跟亲生母亲离去。”

    妈咪她……忆起温融刚刚一直不安的神情,温娴的鼻子有些发酸。

    “事情就是这样,你自己好好想想该怎么处理。”白玦一句话总结。

    温娴却是一片茫然



    分卷阅读5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